首 页  >>  特色鹤壁  >>  文化遗产  >>  《白蛇传》故事新溯源许家沟的传说

《白蛇传》故事新溯源许家沟的传说

山西省社科院研究员 孟繁仁

(一)白蛇闹许仙

(按)“白蛇闹许仙”故事发生的黑山一带,有许家沟村、白蛇洞、金山寺及淇河河水,具备了《白蛇传》故事所具有的各项故事构成因素,是一个浑然天成的统一整体。而冯梦龙本所叙的浙江杭州西湖一带,却根本没有“金山寺”,这就使法海禅师的出处失去了依托,因此只好从数百里以上的江苏镇江借庙敷衍,而且露出移花接木、人为雕琢的痕迹……

关于《白蛇传》故事的起源,据著名学者傅惜华先生的考察,是在“距今八百余年前的南宋时候”,“今天所遗留下来的宋人话本里便有一本《雷峰塔》,收在明末冯梦龙编撰的平话总集《警世通言》的第二十八卷,题作《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但是,对于比南宋更早以前的《白蛇传》故事的源头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二) “白蛇闹许仙”故事原型出于黑山

其实,《白蛇传》故事的源头,是在河南省原汤阴县、浚县交界,今鹤壁市东南十二公里左右的黑山。

黑山又名墨山、金山、大伾山,古为冀州地,是从山西蜿蜒东来的太行山的主要余脉之一。这里峰峦叠嶂,淇水环流,林木茂盛,鸟语花香,风景非常清静、优美。这一带地方,不仅自古以来就是墨子、鬼谷子以及后来的罗贯中等名人的栖息、隐居之地,而且还流传着不少神界仙女与下界凡人相爱成亲的动人故事传说。早在魏晋之间,左思在著名的《魏都赋》中,就记载了“连眉配犊子”的典故。关于这一典故的内容,据清·乾隆三年(1738 年)刊《汤阴县志》载:“黑山在县西南三十五里……旧志:犊子牵黄牛,游息黑山中,时老时少,时好时丑。后与连眉女结合,俱去,人莫能追。”

除此以外,这一带民间还广泛流传着“白蛇闹许仙”的传说:

在黑山(金山)西南约五公里远淇河西岸的百丈悬崖——“青岩绝”上,有一个直通河底的幽深洞穴——“白蛇洞”,洞中有一个修炼千年、蜕化成仙的白蛇仙女。

在黑山主峰西侧不远的许家沟村,有一个善良、勤劳的牧童许仙。

在黑山主峰之南,有一座靠山临水的“金山嘉祐禅寺”,寺中有一位修行多年的老僧——法海禅师。

最早的《白蛇传》——“白蛇闹许仙”故事,就在这样一个浑然天成的整体环境中发生、展开。故事说:在依山傍水的小山村——许家沟村,有一个为人放牛、放羊的牧童许仙。有一天,他在放牧时,在山野的草丛中发现了一条受伤的小白蛇,顿起怜悯之心,乃将小白蛇袖入怀中,带回家中,为其养伤,待其伤愈,乃放回草丛。这条小白蛇,乃是居住在“青岩绝”洞穴中的白蛇仙女,为了报答牧童许仙的救命之恩,后来下山与许仙结为夫妻,共同过起了美满幸福的生活。不料,这一情况却被附近“金山寺”里的老僧法海获知。他为了不让许仙遭受“白蛇精”的缠绕、祸害,乃将许仙诱入寺中,藏匿起来,试图以此割断许仙与白蛇仙女之间的恩爱之情,于是发生了后来白蛇仙女引淇河之水淹漫金山寺以及“法海镇妖”的故事。

与明朝末年江苏吴县人冯梦龙(1574 年)根据宋代话本整理加工的《白娘子永镇雷峰塔》相比,它的原型“白蛇闹许仙”故事更有以下几点真实、合理之处:

故事主人公牧童许仙是出生在“许家沟”村的许姓少年,因搭救白蛇仙女而与之成婚,而被广大民众称为“许仙”,人物出处及姓名来历比较“许宣”的名字更切合于生活真实。

(三)金山寺与冷泉村的两点旁证

故事说白蛇仙女为报答牧童许仙的救命之恩而以身相许、结为夫妻,这种“知恩必报”的行为不仅符合中国民众的传统道德,而且比冯梦龙所叙白娘子为向许宣借伞而一见钟情、相爱许身的模式,更符合于生活逻辑。

故事中的法海禅师是与许家沟村相邻咫尺的金山寺寺僧,他对相距不远的“白蛇洞”的“妖精”可能早有所闻,因此他对平日早就认识、熟悉的牧童许仙被“妖精”迷惑而倍加关切,这比镇江金山寺的长老法海“遥感”到五、六百里以外的杭州人许宣“中妖”,并进而对与自己毫不相干的许、白爱情婚姻进行干预,更易于被人们所理解。

如前文所叙:“白蛇闹许仙”故事发生的黑山一带,有许家沟村、白蛇洞、金山寺以及淇河河水,具备了《白蛇传》故事所具有的开头故事构成因素,是一个浑然天成的统一整体。而冯梦龙本所叙的浙江杭州西湖一带,却根本没有“金山寺”,这就使法海禅师的出处失去了依托,因此只好从数百里以上江苏镇江借庙敷衍,明显地显露出移花接木、人为雕琢的痕迹。

位于黑山南麓的金山寺,创建于北宋仁宗(赵祯)嘉祐(1056 年~ 1063 年)年间,以寺院之地望及年代而得名,据镌刻于“大明天顺(八年)岁次甲申(一四六四)”的《金山嘉祐禅寺建钟楼记》记载:“金山嘉祐禅寺者、诚此方古迹之福地也,宋朝创建,大元重修。于至正(二十年)庚子(1360 年)之年,奉敕乃重修而已矣。是山也,重峦叠翠,岭阜圆环,岩阿岩崄。潺潺之渌水,隐隐之云林。是寺也,殿宇巍巍,阁楼荡荡、蓝若丈室,仓库厨湢,伽蓝堂、祖师堂而对峙高耸,天王殿、金刚殿而接续悠崇。僧坐五百员,禅林数千亩……”。又据“清·雍正九年(1731 年)”立石的《重修金山禅寺佑佛殿记》记载:“浚治西五十余里,旧有古刹精舍一区,奉建于宋,委员重修于元。规伟阔大,不近民居。北座金山,南迎浮岭。龙虎岗镇之于左,鹰嘴山踞之于右。群峰拱向,淇山环潆,庙貌巍峨,对山光于四面;泉流清澈,隐然霞蔚云蒸。且广堂曲槛,台榭参差。翠柏与苍松并茂,经声偕钟韵常清。虽非给捐孤中满以金布,俨然净土东林……”

从以上两段碑文记载的情况看,“金山嘉祐禅寺”在其创建之初曾经鼎盛一时,而在这一带民间流传的“白蛇闹许仙”故事,当成型于宋仁宗嘉祐年间“金山寺”创建之后的北宋后期。冯梦龙《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故事中的“金山寺”,正是从原河南汤阴、浚县交界处(今属鹤壁市)的黑山“金山嘉祐禅寺”发轫而来。

同时,还可为这一结论提出两点旁证:一是黑山金山寺有“睡佛殿”即卧殿,这一带自古相传有每年农历二月十五到金山寺赶庙会的习惯。同样,在冯梦龙小说中,有如下一段描写:“时值春气融和,花开如锦,街坊热闹。许宣问主人道:“‘ 今日如何人人出去闲游,如此喧嚷?’主人道:‘今日是二月半,男子妇人都去看卧佛。’” 这一描写显然与黑山金山寺的庙会同出一辙。二是在黑山北麓数里有“冷泉村,村中有冷泉寺,且有冷泉多处,常有泉水涌流。在《浚县志·黑山》中有“温泉西涌,冷泉北流”之语。冷泉村的冷泉寺与冷泉亭,与黑山西南淇河岸边的“寒波洞”遥遥相对,是当地著名的风景名胜之一。在冯梦龙小说中,描写金山风景时说“山前有一亭,今唤作冷泉亭”,这正是黑山金山寺一带风景的反映,只不过是写错了一字:把“山后”写作“山前”而已。而据笔者了解,镇江“金山寺”之前后,并无“冷泉亭”或“冷泉”地名,可见,冯梦龙笔下之《白蛇传》故事,显然是从黑山一带流传的“白蛇闹许仙”故事脱胎而来。

(四)宋室南迁使传说向江南一带流传

所以,在黑山一带民间广泛流传的“白蛇闹许仙”故事向江南一带的播迁,当与金人南侵、宋室南迁有关。而直接造成这一故事南迁的媒体,则是追随康王(宋高宗)赵构南迁以及追随抗金名将岳飞南迁的相州(今河南安阳、汤阴、浚县一带)之士。

据《三朝北盟会编》记载,宋钦宗靖康元年(1126 年)八月,金兵再次分兵两路南侵。十一月十五日,钦宗派康王赵构为奉和使,诣金人斡离不军前议和,行抵相州。二十五日,金兵先头部队到达东京,徽、钦二帝一方面向金兵乞和,一方面向各地方发出“勤王”诏书。闰十一月十四日,康王赵构在相州出榜起兵,“于是,相人之豪侠者日踵王府。有李秀才者上书盛称:南平李氏、平罗兰氏、鹤壁田氏三富族乞招募民兵,所用器甲、所租钱粮,乞不从官给,人人自备……”十二月初一日,康王受钦宗诏,任“天下兵马元帅”,至十二月十四日,康王从相州发兵马援东京,又“泥马渡江”成为宋高宗的赵构在相州一带滞留的时间,长达两个月之久。在这里被招募入伍并随之南渡的大量民兵当中,自然会有相当数量的“白蛇闹许仙”故事的传播者存在其中。

高宗禅位后驻杭州德寿宫,曾有“说话”艺人朱修、孙奇担任“御前应制”。他任太上皇后,更“喜阅话本”,“命内珰日进一帙,当意,则以金钱厚酬。”他当年兴起之地相州一带民间流传的“白蛇闹许仙”故事,由于色彩奇幻,情节曲折,当然会是他喜欢聆听的故事之一。这或许成为宋、元时期“白蛇传”故事在杭州一带广泛流传的主要原因。此外,岳飞所率的“岳家军”将士,多系河南汤阴、浚县一带人,他们南渡后,也可能在传播“白蛇闹许仙”故事方面起过相当作用。

在冯梦龙《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故事里,当法海和尚用金钵罩住白娘子后,又问:“青青是何怪?”白娘子道:“青青是西湖内第三桥下潭内千年成气的青鱼。”在“白蛇闹许仙”故事里,并没有“青儿”,可见她乃是“白蛇传”故事南渡以后,新增入的杭州“地方人物”。


点击次数:3945  发布日期:2015-05-07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