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政务公开  >>  志说鹤壁  >>  志说鹤壁之十五——玄天洞石塔

志说鹤壁之十五——玄天洞石塔

玄天洞石塔


——志说鹤壁之十五

 

玄天洞石塔位于宝山循环经济产业集聚区大河涧乡弓家庄村西淇河北岸山腰台地间,这里群山环抱,淇水流淌,风景宜人。据《淇河志》记载,石塔建于元代,时称天塔。从塔壁题记中可知,明正德七至九年(1512年~1514年)重建,并改名玲珑宝塔。因石塔立于玄天洞东侧,亦称玄天洞石塔。又因其西2.5公里处另有一塔,当地群众合称为姑嫂塔。西塔为姑塔,石塔为嫂塔。石塔具有较高的文化价值和艺术价值,1986年11月21日,被河南省人民政府列为省第二批文物保护单位。1994年,我市曾对石塔进行修缮。1998年因建设盘石头水库,为保证塔体安全,省文物局、省古建所和盘石头水库建设管理局三方决定,连同附近元代砖塔一并拆除,所有构件装箱存于玄天洞内。随着盘石头水库的竣工和正常使用,2011年10月省古建所、原市文化新闻出版局共同开始复建,2012年4月复建工程完工。

该塔坐东面西,坐落在束腰须弥座上,为九级重檐平面四角楼阁式建筑。塔身自下而上逐层收敛,高约12米。塔座上雕刻有云海行龙和力士像。一层西面有门,内有塔心室。门两侧力士与滚龙角柱之间,各嵌一块刻石,四壁均雕刻有仿木结构的斗拱。自二层至九层,每层每壁都砌有横向排列的小佛龛,转角处均刻有姿态各异的力士像。这些雕像刀法严谨,形象逼真,极具动感。塔顶原有塔刹,现今已无,可惜龛内造像也不复存在。但塔壁诸多题记还在,保留下一些历史信息。

数百年来,玄天洞石塔历经沧桑而不倒,感受着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演绎了人们崇尚真善美的永恒主题。

相传早年间,弓家庄村有户人家,兄弟两个和一个妹妹。哥哥娶妻不久,便命归黄泉。其弟嫌嫂嫂留在家里吃闲饭,想方设法逼走了嫂嫂。小妹不忍心嫂嫂一人离去,与她一道出家当了尼姑。

后来,姑嫂潜心修道,一并成了仙。一日,嫂嫂对小姑言道:“你我姑嫂成仙以来,至今不知仙力神功如何,我想,咱们不如各修一座塔来,一则比试高低,二则以传后世,你看如何?”小姑回答:“嫂嫂主意甚好,不过,要有个约束才行。”嫂嫂问:“怎么个约束法?”小姑答:“夜静时修,鸡鸣时止。”嫂嫂欣然同意。于是,当天夜深人静之时,姑嫂二人便分别在盘石头村北和弓家庄村西,筑起塔来。这小姑人不大可心眼儿挺多。她深知嫂嫂的仙功比自己扎实,当自己修的塔还差塔顶时,她来到山上往弓家庄一望,见嫂嫂的石塔已修得差不多了,便心生一计学起鸡叫。嫂嫂听见鸡叫,急中生智,只一下便修好了石塔。小姑返身欲修自己的砖塔时,不想方圆几个村的雄鸡都啼叫起来。所以,至今弓家庄村的石塔有顶,盘石头村的砖塔没有顶。后来,当地人把两塔称为姑嫂塔。

另一故事说的是:有位和尚早先曾在玄天洞打坐念经;南岸山顶有个尼姑庵,有个老尼姑在庵里修行。

老尼姑名叫王翠翠,半路出家。王翠翠年轻时就死了丈夫,和幼小的儿子隋宝熬寡过日子。可女人家干不了繁重农活儿,不得不求人帮忙。隋宝的大伯是个有钱有财的富户,他对隋宝母子不仅不管不问,反而想吞掉他们娘儿俩的三亩地,诬蔑王翠翠跟人胡来不守节。王翠翠找人评理,她大伯哥说:“你若贞节,敢当尼姑才算。”就这样,王翠翠被逼得带着孩子出家做了尼姑。王翠翠到庵里后,每天都要下山到淇河里提水吃。有时在半山腰跌倒,罐破水流;有时在陡崖滑下,遍体鳞伤。为了孩子,她只好流泪煎熬着。

对岸的穷和尚见状,起了恻隐之心,便每天着河挑着水桶给翠翠母子送水。王翠翠开初认为和尚不守佛法,想贪便宜,不予理睬。后来,翠翠见和尚并无邪念,便为其缝缝补补作为回报。

隋宝渐渐长大成人,他的大伯怕隋宝回来要地,就施出毒计,造谣翠翠与和尚通奸,诬称隋宝纵容母亲与和尚私通,带着本族家人,到庵里将翠翠勒死,把隋宝沉入淇河。老和尚见状,怒不可遏,便过河拉隋宝大伯他们去官府说理,也遭杀害。

老话说得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隋家一伙儿的暴行激怒了上天,他们自以为得意,就在过隋宝为方便和尚过河而建造的石桥时,淇河水陡然暴涨,地面飞沙走石,怒吼的河水一下冲垮了石桥,顷刻之间,隋家一伙全部被冲进河里喂了鱼虾。待风平浪静后,和尚住的洞两边耸立起两座雄伟的高塔,一塔即玄天洞石塔,一塔即西侧的砖塔。从此,人们把这儿叫“双塔寺”。

    (原载:2017年3月24日鹤壁日报第八版,作者:天亮)


点击次数:582  发布日期:2017-05-03  【打印此页】  【关闭